千年菩提路-九华山(下)(地藏菩萨道场)

这是第一部讲述佛教在中国2000多年传承和发展的纪录片。那些历史上最经典的佛教圣地、那些深刻影响着中国历史和文化的高僧大德、那些穿越千年至今依然震撼着我们的精彩瞬间,在这部纪录片里将一一呈现……

《九华山(下)》解说词

九华山,属北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同时具有高山小气候特点,年平均气温13.4℃。这里春来迟,秋偏早,夏短冬长,而且海拔越高,这种四季变化的规律就越明显。

从九华山北麓山脚驱车,顺着盘山公路行驶大约三十分钟,就可到达九华山景区的核心——九华街。九华街实为一块面积约四平方公里的山间盆地,寺庙林立,商铺成群。这里不仅是香客游人拜山游览的起始点、集散地,同时也是九华山周边的居民世代生息的地方。

苏正斌,九华山下池州人,很早就在山下刻木雕佛像,后来和妻子李梅一起办了一个佛雕作坊。随着九华山香火的旺盛,新寺庙开工兴建,旧的丛林不断修缮扩建,他们的佛雕作坊规模也越来越大,生意越来越兴隆。此刻,苏正斌正在雕刻的就是为附近的旃檀林三大殿定做的一批佛像中的一尊,工程已近尾声。

这天,苏正斌带着他的妻子给旃檀林送去雕好的地藏菩萨像,并为殿里的大佛像刷金。苏正斌不善言词,但却不断地跟我们说:托九华老爷的福,这些年的日子是越变越红火了。其实,变化的不仅仅是苏正斌的日子,自形成地藏菩萨道场的那天起,这座大山也一直在变化着。

在旃檀林北侧仅一条街之隔的地方就是化成寺。颇有意思的是,这座被称为九华山总丛林的寺庙,是今天九华山唯一坐北朝南的一座。环侍在他四周的寺庙朝向都各不相同,相同的是这些寺庙无论规模大小,无论距离远近,山门都向着化成寺而开。这是九华山寺庙布局的一大特色,昭示着一千二百年来这座大山对地藏大师恒久的敬意。

根据《九华山志》记载,九华佛国始于唐代地藏大师圆寂前后,五代由于战乱一度衰危,宋代重兴,明清达到鼎盛。那时,九华山的佛教寺庙多达一百五十多座,僧尼三四千人,香火繁盛,一时甲于天下,而这一切皆缘自这座大山与地藏菩萨殊胜的因缘。

地藏菩萨是佛教中八大菩萨之一。

《地藏菩萨本愿经》中说,地藏菩萨受佛祖重托,在释迦灭度后,弥勒佛降生前的无佛之世,留驻世间,教化五浊恶世中的六道众生。于是,地藏菩萨在佛祖面前立下弘誓愿:为是罪苦六道众生广设方便,尽令解脱,而我自身方成佛道。因此,在中国佛教中地藏菩萨又被称为大愿地藏,与大智文殊、大行普贤、大悲观世音,并称四大菩萨。地藏菩萨信仰传入中国,始于战乱频仍的南北朝时期。经隋唐两代,随着《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地藏菩萨本愿经》及《占察善恶业报经》等地藏经典的陆续译出,地藏菩萨信仰与中国本土传统文化不断融合,逐步形成了一个属于中国自己的地藏菩萨信仰体系。

今天,从各个历史时期遗存的图像资料所展现的地藏菩萨形象的演变中,我们仍然能够清晰的感知地藏菩萨信仰逐步中国化的完整历程。

早期的地藏跟其他菩萨一样,显在家菩萨装束,头戴天冠,相貌慈祥,庄严。

中唐以后,地藏菩萨形象由典型的菩萨相变为普通比丘相,光头或戴风帽,身着袈裟,袒露右肩,成为诸大菩萨中最特殊的一个。就是在这个时期,译出的《地藏菩萨本愿经》中说,这是因为佛祖曾召地藏大师,令其永为幽冥教主,地藏菩萨为令众生尊敬三宝,深信因果,故现出家相。

到了晚唐,地藏菩萨造像除了单尊,身边又多了十殿阎王。这说明此时佛教地藏菩萨信仰与中国传统地狱观念已经充分融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地藏信仰体系。

九华山肉身宝殿身后的十轮殿,完整表现了中国佛教文化中的十王信仰。十王信仰是中国地藏菩萨信仰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极大丰富了地藏信仰的内涵,同时也是佛教六道轮回、因果业报思想的集中体现。

一殿秦广王、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伍官王、五殿阎罗王、六殿汴城王、七殿泰山王、八殿平等王、九殿都市王、十殿转轮王,统称十殿阎王。有趣的是十王中除了四殿伍官王、五殿阎罗王在佛经中有记载外,其他诸王大多是由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文官武将演化而来。

中国佛教认为在地狱中,十殿阎王各司其职,对死者生前的行为进行裁判,并根据其罪业的性质,施以各种严酷的刑罚。这种种严酷的刑罚展示的虽是人死后的世界,但同时显然也是对生者的警戒,其中包含的忠君、爱国、孝亲、良善等思想,更折射着浓重的中国传统文化色彩。十王信仰的出现和成型,标志着佛教已完全融入中国文化,使得普罗百姓生活中的许多细节往往呈现出人佛共存的局面,而九华山也恰好就是这样一座大山。

2008年4月,这些来自浙江温州的香客,又一次前来九华拜山。在登高之前,他们照例要在闵园小憩,顺便看望胜鬘精舍的住持道广师父。

闵园位于九华街东南约 五公里处,历来是九华山香茶的产区。由于环境清幽,和繁华的九华街又有着一定的距离,今天这里已经形成了一个比丘尼庵舍聚集的群落。

走在狭窄曲折的街道上,僧俗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到处是一派人佛共处的和谐景象。如果不注意这些江南居民外墙的颜色,你甚至很难分清哪些是寺庵,哪些是普通民居。有意思的是,据说在一千二百年前,这一带竟只是一个闵姓人家世代居住的私家园林。

在当地人的传说中,唐代时,整个九华山的土地其实都是闵家的,地藏大师为了营建寺庙,曾向乐善好施的闵公讨地。闵公问要多少?大师回答,只要一袈裟大的地方就够了。闵公想一袈裟大的地方能有多大,于是就应充了。不想,大师展开袈裟,竟盖尽了九华的山峰。闵公大为惊服,就将九华山的土地全部捐给大师,发愿为大师护法,还让儿子道明跟随大师出了家,后来自己也舍业追随了地藏大师。

正是闵氏父子跟大师的这段特殊因缘,使地藏菩萨像的身边多了两位胁侍。这两位胁侍一僧一俗,左边僧人打扮的名叫道明和尚,右边俗家装束的名叫闵让和,正是闵公父子二人。这是地藏菩萨形象在中国的又一次重大变化,而且这一形象从此固定了下来,留传至今。

今天的地藏菩萨像光头或戴金冠,身着袈裟,左手握宝珠,右手持锡杖。持锡杖表示爱护众生;握宝珠表示能满足众生的一切愿望。通常的明珠仅为一颗圆珠,但有些地藏菩萨像的宝珠上还有火焰,表示菩萨的大愿力,能照破地狱,照破人,身陷烦恼痛苦的情境。

地藏菩萨像下的独角怪兽,名叫谛听或善听,是地藏菩萨的坐骑,可以听到无比广袤悠远之地的各种声响,吟诵、申明、协助地藏菩萨广济众生。

今天九华山的西麓有一座谛听石塔。塔中供奉的谛听,传说就是当年跟随地藏大师从朝鲜半岛一路护驾来到九华山的一条神犬。很明显,今天流传的地藏菩萨像是根据金地藏大师的事迹塑造出来的。虽然具体成像的时间已无可考,但自唐代以来,随着历代皇家对地藏信仰的崇奉以及对地藏大师的封赐,九华山作为地藏菩萨道场的香火,日益繁盛起来,吸引着中国各地的善男信女,也吸引着众多发愿苦修的僧人。

下午四点半,位于九华街东侧摩空岭上百岁宫的晚课开始了。

百岁宫毗邻东崖禅寺,同属九华山四大丛林。熟悉寺院生活的人们会发现,百岁宫晚课佛经唱诵的曲调跟各地寺庙很不一样。对此,这里的僧人曾自豪地说,他们的这套仪轨传承久远。

其实,让百岁宫僧人们感到自豪的不仅仅是晚课的仪轨。这座寺庙里供奉的九华山第二尊不坏金身海玉和尚,或许才是他们真正的骄傲。

明朝万历年间,河北宛平僧海玉和尚,号无暇禅师,由五台山云游至九华,在摩空岭摘星亭结茅而居,名摘星庵。在这里,无暇常年以野果为食,不食烟火熟食,并用舌血和金粉抄写《大方广佛华严经》,即八十一卷,费时二十余年,至今保存完好。无暇圆寂于天启三年,享年一百一十岁,世称百岁翁,逝前嘱弟子三年后启缸。过三年后,肉身不腐,颜面与生时无异,弟子遂将肉身漆金保护,在庵内供奉,并奏文朝廷。明思宗崇祯三年,敕封无暇为应身菩萨,其后数百年间,百岁宫曾多次毁于兵火,其肉身却始终无恙。在无暇禅师身后,据说九华山又成就了九尊不坏金身。尽管这些金身在文化大革命中大多被毁了,但在佛教信众的心目中,带有金身成就的九华山,无疑更增添了一层神圣的色彩。

今天,无论你是一位香客还是游人,住在九华街上,早上起来,瞻礼化成寺及肉身宝殿之后,不妨顺道去去上禅堂,欣赏皖南寺庙建筑的别具风格。随后,搭车前往闵园,见识中国最大的泥庵群落。在这里,你可以坐上缆车登临高峰险壑,飞越松涛云海;或者可以直接拾级而上,尽情感受九华大山的气息。每逢多雨时节,九华陡峭的石阶和深山特有的景致,或许会让你的脚步放慢,但经过了古拜经台,看天台寺在缭绕的云雾中时隐时现,穿过刻有“非人间”的山门,千山万壑俱在脚下,你就可以浮想联翩了。这是地藏大师曾经长期隐居的地方。

公元2008年8月30日,传说是地藏菩萨的诞辰日,也是成道日。跟往年一样,这天清晨,很多从中国各地赶来的信众就来到肉身宝殿绕行礼拜。他们知道,当天晚上,这里将会有一场盛大的地藏菩萨诞辰法会,而整个纪念活动将会持续七天。

下午,在化成寺广场上,正在上演徽戏《目连救母》。据记载,这出根据唐代《目连变文》改编的徽戏,是中国最古老的剧目之一。故事讲得是地藏菩萨成道前,曾为孝子,名曰目连。其母生前不敬三宝,多所杀生,生后堕入地狱,受大苦难。目连知道后,一心念佛,恭敬供养,以呈孝心,终救母亲出离地狱之苦。据说,这初徽戏是每年地藏菩萨诞辰必演的节目,抑恶扬善,尊老孝亲,看来已经成为一千多年来,中国地藏菩萨信仰的核心内涵,而在当地居民心中,金地藏不仅是那位“地狱未空,誓不成佛”的大菩萨,同时还是九华山民的一位共同的长者,一位可以世代依靠的九华老爷。

天色慢慢黑了下来,在依稀的月光中,摩空岭上,幽冥钟亭的钟声响彻九华群山。晚上八点整,地藏菩萨诞辰法会正式开始,从五湖四海专程赶来的信众们终于迎来他们等候以久的时刻。在肉身宝殿前的广场上,亲手点上三柱香,燃起一对烛,虔心为宝殿中的九华老爷贺寿,而安坐殿中的九华老爷金地藏则始终以他慈悲满盈的胸襟,含纳着茫茫世间的有情众生。

自二十四岁渡海西来,驻锡九华七十五载。金地藏以他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秘藏般的苦修和坚忍,不仅实践了末法时代的护法、正法精神,更使地藏菩萨信仰在中国深入人心,使九华山声播海内外,名列中国佛教四大名山。

今天的九华山,是一座地藏菩萨的应化道场,一块中国百姓精神生活中的心灵圣地。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